新一轮改革开放 年轻人一马当先

发布时间 2020-12-01 19:24:54 近日浏览 16660
深圳罗湖区东湖哪可以找到妹子全套服务_【+V:54372588晓雪】服·务·妹·子·上·门·哪·里·有·【+V:54372588晓雪】·美·女·兼·职【+V:54372588晓雪】全天24小时安排。官方 新一轮改革开放 年轻人一马当先

  新一轮改革开放 年轻人一马当先

  今年年初,来自香港的城市规划师廖自涵在北京开启职业生涯新篇章:他以副总经理的身份加盟大兴国际机场临空经济区(大兴)管委会旗下的一家平台公司,负责50平方公里的规划、设计与开发。

  37岁的廖自涵在香港、纽约和新加坡都有代表作,他在事业黄金期更换赛道,看中的是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有可能成为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的试验田。这里承担国家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示范区和自贸区两项改革开放任务,在全国绝无仅有。廖自涵和他的团队要在政策、制度的设计上大胆谋篇布局,助力区域的高水平改革开放。

  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决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招。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0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再次吹响号角,提出要“坚定不移推进改革,坚定不移扩大开放”。

  在经济学者、国家发改委原副秘书长范恒山看来,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的改革开放进入新时期,改革从最初集中于经济体制的单项突破,发展到涉及文化、社会、生态文明等多维度的全方位改革,经历由浅入深、由易到难的过程,也正进入“啃硬骨头”的阶段。

  中国改革的方位变了、场景变了,不变的是整个国家对年轻人敢闯敢试的鼓励与期待。正如100多年前,陈独秀在《敬告青年》中的判断:“青年之于社会,犹新鲜活泼细胞之在身。”

  改革大潮中,总有年轻人乘风破浪

  改革开放初期,大批年轻人丢下“铁饭碗”,或奔向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或下海经商,只为闯出一片天地。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就是在40岁那年离开中国科学院,在一间传达室里开始创业。

  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表彰的100位“改革先锋”中,不少人物就是把个人奋斗的青春写在了国家改革的答卷上。

  接力棒已交接,改革开放后出生的一代人成为改革开放主力军。廖自涵是改革开放的同龄人,他正是循着改革开放的气息从香港来到北京,跳出舒适区。对他来说,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充满活力,“每一个版块的发展都有可能站在世界之巅”。

  廖自涵发现,在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一切大胆的尝试都被鼓励,这让他和团队干劲十足。他说,自己在香港的工作偏重城市地块设计,在纽约的经历则学习到如何运用金融财税手段来撬动开发,而在北京,他有机会把过往的经历结合在一起,尝试推出更符合改革试验田身份的创新制度。

  39岁的齐俊桐也奔跑于新赛道。天津大学机器人与自主系统研究所的这位副所长,5年前吃下全校教师在岗创业的“第一只螃蟹”,成立一飞智控(天津)科技有限公司。迈出这一步后,他和团队打破各种约束,解决无人直升机自主飞行控制的技术难题,使我国该项技术跻身国际先进水平。

  越来越多的领域在破除藩篱,鼓励年轻人创造。不久前,天津大学“海燕”团队自主研发的万米级深渊滑翔机“海燕”创造了10619米潜深的世界纪录,为我国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提供了先进可靠的新型无人平台。团队领军人、天大机械学院副院长王延辉表示,近年来,学校用改革为人才松绑,平均年龄30多岁的“海燕”团队,不用为发表多少篇论文或是获得多少项目而发愁,只用在自己的岗位“深潜”。

  在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钟茂初看来,改革开放给社会带来松绑效应,打破传统思维和传统制度机制对人的约束,释放经济社会发展活力,而年轻人恰恰是各种活力的承载者,能够以创新思维一展身手,有所作为。

  只有改革,才能让青年获得全面发展的红利

  11月底,北京理工大学智能机器人研究所副所长石青参加了一场路演。面对投资人和厂家,这位37岁的年轻人介绍了自己团队的机器人仿生学技术。

  在此之前,石青一直沉浸在实验室里,没有走出过象牙塔,在这场由北京中关村管委会组织的“实验室概念验证项目市场合作路演活动”中,石青和他的技术备受投资人青睐,原始创新走向市场近在咫尺。

  中关村管委会组织这样的路演,就是要“填平”实验室基础研究成果与可市场化成果之间的鸿沟,让“躺”在实验室里的科研成果,加速走向生产线。

  《建议》中有专门的段落来表述“激发人才的创新活力”,而在中关村这片改革的热土上,管理者们也正试图进行最大可能的改革创新,让改革红利惠及年轻人。中关村管委会主任翟立新说:“十四五”期间,中关村要在打造国际人才高地上取得新突破,留住优秀青年人才。

  齐俊桐也是科研体制改革的受益者。近年来,中国不仅支持科研人员在岗或离岗创新创业,还对“唯论文、唯帽子、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的科研评价体系进行改革。这些改革让他既能够在大学任教,又能创立高新技术企业开展成果转化,而成果转化的成效还能作为职称晋升的评价内容,极大地释放了科研人员的活力与能力。

  另一方面,政府“自我革命”,简政放权打造服务型政府,也让创业企业受益颇多。齐俊桐在创业的路上,连续获得来自学校和政府的支持。为了解决人才的后顾之忧,当地政府在落户、子女入学、人才公寓、人才补贴等方面营造了有益的环境,吸引了更多人才到天津工作。

  钟茂初认为,改革开放40多年的历程表明,只要是有利于国家发展和人民福祉的改革,在带来经济社会发展活力的同时,也必然给年轻人带来更多发展机会。全面深化改革,将直接为青年创造更好的制度环境与社会环境,从而使青年的发展拥有更好的条件与基础。

  改革跋山涉水,仍需青年做时代搏击者

  《建议》中,有关改革的内容依然独立成篇,“十四五”期间与改革相关的总目标是,要全面深化改革,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近期,经济学家频繁发声,畅谈改革期盼。范恒山说,进入“啃硬骨头”的阶段,改革的复杂性、艰巨性、不确定性大大增强。新时期全面深化改革还要注重改革方法,通过创新制度安排,创造更加公平正义的社会环境,增进和扩大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

  在钟茂初看来,当下改革面临的一大挑战是,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与传统管理方式之间的矛盾。比如,对新产业、新业态的监管,如何既能使之得到良性发展,又不至于因其野蛮生长而带来重大风险。

  钟茂初主张,对这些领域的改革,应更多地吸纳参与到新产业、新业态之中的青年群体的意见建议,同时也让他们在认识到潜在风险的前提下去寻求合理的发展路径,而不是以传统的监管思维去束缚新产业新业态的成长。

  他也注意到《建议》中有这样的表述,“对新产业新业态实行包容审慎监管”,在他看来,这为年轻人提供了有利的契机和宽松的环境。

  钟茂初说,与改革同龄的一代年轻人已接过改革的接力棒,可以根据自身的人生目标、能力和价值偏好,既可选择参与到与时代同步发展的领域,获得国家整体进步的收益,也可选择参与到符合总体方向但有所创新、有一定风险的领域,成为探索先行者,去获取先行者的收益和贡献。

  在廖自涵看来,《建议》中很多表述都与他相关,“完善自由贸易试验区布局,赋予其更大改革自主权”“实施自由贸易区提升战略,构建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等,都描绘着当下及未来他的舞台。

  在“十四五”开启的新征程中,王延辉看到,随着全面深化改革的推进,科研环境会更加宽松优越。他和同事有信心放开手脚,作出更好的成绩,掌握关键技术,让“海燕”在创新的海洋中潜得更深。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刘世昕 胡春艳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王诗尧】

展开全文↓
相关报道